A témához tartozó oldalak: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Off topic: 可爱宝宝
Téma indítója: Denyce Seow
xxxchance
francia - kínai
+ ...
Stone, Mar 25, 2007

儘管我不完全同意你的觀點﹐但是讚賞你的探討態度。

有一點需要說明的是﹐我們談的不是一個人或一群人的問題﹐而是佔中國大多數的底層和農民。如果是一少部份人的問題﹐也許我們不會認為是嚴重的社會問題﹐也許其它方法足以解決問題。

我們經歷過中國社會風氣較好的時期﹐知道中國人民是有這種意識的﹐但是現在的情況令人心寒﹐所以在國內的電臺報紙也宣傳。可是在已經一切金錢化的社會和那些上層的壞榜樣面前﹐年輕人很難相信。我們也只不過是盡我們的微力﹐談談我們的體會﹐希望也許能起一點點作用。尤其是最近法國這裡的討論也讓我想到﹐這種普遍的討論﹐有利於人們思考﹐並探索較好的路徑。

而且我相信﹐你們台灣的問題和我們談的中國問題不是一個層次上的問題。就像我們也談法國的問題﹐但法國的問題和中國的生存問題實在不是一個層次上的問題。

也正是因為想到我的女兒﹐我才更覺得那些兒童也應該有他們的基本生存權。

[Edited at 2007-03-25 22:07]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stone118  Identity Verified
Tajvan
Local time: 11:42
angol - kínai
+ ...
我很同意你們的探討 Mar 25, 2007

chance, 不要誤會,我絕對同意你們的探討是有正面價值的,而且很可能正因為你們鍥而不捨的探討、更能加速中國社會底層廣大民眾獲得適當福祉與高層關照的速度,所以你們的探討絕對不能停止。

我只是要分享:在我們探討我們自己社會的問題的同時,要改變自己心裏的影像,盡力追求陽光,讓光亮也能照明我們自己(每個人都不可免一定有的)內在陰暗。

寬容與忍耐就是一種大光亮;我只是在我自己個人小小的人生痛苦經驗之中,學到了這一點,而已。

這也讓我大聲為我社會中一些不公不義現象大聲疾呼的同時,自己不先倒下去。:)


chance wrote:

儘管我不完全同意你的觀點﹐但是讚賞你的探討態度。

有一點需要說明的是﹐我們談的不是一個人或一群人的問題﹐而是佔中國大多數的底層和農民。如果是一少部份人的問題﹐也許我們不會認為是嚴重的社會問題﹐也許其它方法足以解決問題。

我們經歷過中國社會風氣較好的時期﹐知道中國人民是有這種意識的﹐但是現在的情況令人心寒﹐所以在國內的電臺報紙也宣傳。可是在已經一切金錢化的社會和那些上層的壞榜樣面前﹐年輕人很難相信。我們也只不過是盡我們的微力﹐談談我們的體會﹐希望也許能起一點點作用。尤其是最近法國這裡的討論也讓我想到﹐這種普遍的討論﹐有利於人們思考﹐並探索較好的路徑。

而且我相信﹐你們台灣的問題和我們談的中國問題不是一個層次上的問題。就像我們也談法國的問題﹐但法國的問題和中國的生存問題實在不是一個層次上的問題。

也正是因為想到我的女兒﹐我才更覺得那些兒童也應該有他們的基本生存權。

[Edited at 2007-03-25 22:07]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isahuang
Local time: 23:42
angol - kínai
+ ...
民主 Mar 25, 2007

民主可以有不同的形式。法国历史学家,Tocqueville在19世纪访问美国时,he was amazed by the American democracy, its checks and balances. 可是他在大加赞赏美国民主的同时,也看到了它潜在的问题,the danger of majority rule。民主选举,多数者胜出,执政,但the decision obtained through majorit rule is not necessarilly the best one. Tocqueville在19世纪时就已经看到利益集团很有可能有一天accumulate too much power。看一下今天的美国政坛,他的担心不无道理。

不说政治,看一下American Idol,就能看出来majority rule的力量。在美国偶像层层筛选的过程中,被淘汰的很多是非常有歌唱天分的人,可是投票的是观众,留下来的不见得是会唱歌的人。

Wenjer Leuschel wrote:

chance wrote:

不正是廣大人民的覺悟和民主的機制嗎﹖這樣的機制才不會只被少數人掌握﹐只為他們服務﹐還培養出一批御用文人為他們製造理論。


正是廣大人民的覺悟和民主機制。

但是,中國在這方面的問題不是台灣的問題。台灣有了民主的機制,卻還有其它的問題:比方說,輿論表達的通路仍然受到某個程度的壟斷,因此廣大的人民還不是各個聰明,少數人還是可以利用大眾傳媒顛倒是非。這個問題不是中國的問題,可能恰恰相反,是中國某些人所樂見擴大壟斷的傾向。民主,在台灣是有多少的問題,在中國則是有沒有的問題。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xxxchance
francia - kínai
+ ...
To Stone, Mar 25, 2007

是的在讨论的过程中,我自己也不能不时时问自己的考虑是否对,自己为改变状况作了什么。

出贴后才发现Tingting也出了一贴,赶快说明我这贴是答复Stone那贴。

[Edited at 2007-03-25 23:05]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xxxchance
francia - kínai
+ ...
跟Tingting上贴 Mar 25, 2007

所以我想也许法国的多党派也很有必要,法国有较大的左右两翼,还有极左(共产党和工人党)和极右的两派以及。最近还出了个中间派,希望团结左右两翼,充分发挥两翼人材和力量。

有时候看做什么都有人反对,也觉得挺烦,但是如果没有那些反对势力的监督敲打,确实难以保证真正的民主。

[Edited at 2007-03-25 23:30]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isahuang
Local time: 23:42
angol - kínai
+ ...
contact Mar 26, 2007

chance wrote:

所以我想也许法国的多党派也很有必要,法国有较大的左右两翼,还有极左(共产党和工人党)和极右的两派以及。最近还出了个中间派,希望团结左右两翼,充分发挥两翼人材和力量。

有时候看做什么都有人反对,也觉得挺烦,但是如果没有那些反对势力的监督敲打,确实难以保证真正的民主。

[Edited at 2007-03-25 23:30]


Hi Chance, just thought of something. 我大学一个同学在法国,巴黎。到今年,她已经在法国住了差不多8年了,她的法文不错,中文功底也相当过硬,很有才华,英文当然也不错,她是国内英文本科毕业。不知我是不是可以把她介绍给你,你活多,忙不过来的时候,可以找她帮帮你。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isahuang
Local time: 23:42
angol - kínai
+ ...
民主 can be inefficient sometimes Mar 26, 2007

chance wrote:

有时候看做什么都有人反对,也觉得挺烦,但是如果没有那些反对势力的监督敲打,确实难以保证真正的民主。

[Edited at 2007-03-25 23:30]


你上面说得也是民主的一个问题,民主有时候是很不efficient的。按照市场经济原则,关掉长期亏损的国有企业,这一举措,要是以投票来决定,估计永远都别想通过。谁愿意下岗?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redred  Identity Verified
Kína
Local time: 11:42
angol - kínai
+ ...
民营企业家 Mar 26, 2007

Tingting Huang wrote:

这么说好像有点太绝对。现在中国富豪也非常时兴参与慈善活动。大概是06年春节前夕吧,记不太清是哪个城市,好像是杭州,该城市的富豪买票赴一顿晚宴,票价超过一万人民币,晚宴并非什么山珍海味,而是一项慈善活动,售票所得捐给慈善机构。这也是中国富豪向西方学习。但这些细小的变化,被其他更抢眼的社会问题所遮掩,不容易被人注意到。
还有,很不喜欢资本家这个词,我觉得这个词是很贬义的。


叫民营企业家,指白手兴家的那类。他们建立基金,匿名资助贫困大学生也有许多。

49年在PLA到达之前,一些资本家夹起细软出走TW和HK。否则,1957年左右的公私合营,初期还对“资本家”实行什么补偿,实际就是没收公产,迟些时候在那场运动中,怕他们连性命也没有。现在经济迅速腾飞,许多原属私人再国营的老字号企业,延续了几十年至上百年历史后,因经营不善,进行新一轮转制,新任经营者是个人,转制后多数生意红红火火。而国营经营者把企业俨然当成自家办的,揩公家的油水,还指望红火?现在都是团伙贪污,顺藤摸瓜,是局中人纪检一查就出来。有多种形式收受钱财,在麻雀台上专门输钱是其中一种。就是专注于经营,懂点良心,根本很清楚局中情况,吃一顿,拉撒到五谷循环所(孙悟空的洗手间)就什么都没了。哪位人士说过,知识越多越反动,所以呢,懂得太多,知道太多真相不是件好事,还是难得糊涂为上策。

啧啧,还是青春又活泼,爱打磕睡的人儿讨喜;也要像小媳妇般说话,免得怎么说话像上了年纪。



[Edited at 2007-03-26 05:11]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Xiaoping Fu  Identity Verified
Kanada
Local time: 20:42
kínai - angol
+ ...
这类问题最好回避 Mar 26, 2007

Tingting Huang wrote:

文哲,我前天上课还听我的台湾学弟说,现在台湾学校要改对孙中山的称呼,不叫国父了,改叫孙中山先生。真是这样吗?这可真是忘了本了。


Tingting:

这类问题涉及很深的国家认同和族群关系,没有直接的答案,在台湾岛内也高度争议性。最好不要在这里展开讨论。

有些问题,不像人们天真地认为的那样,可以越辩越明。有些问题通过辩论不能达到共识,只能加深互相之间的情绪对立。对这样的问题,最好的处理办法是搁置。只能通过在其他较有共识的领域对话与合作,来加深相互了解,拉进感情的关系,使得互相的包容日益深厚,方能期望彼此更深层的隔阂逐步消融。

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不是“讲道理”能解决的。所以,我在此在此呼吁各位,不要在这里谈论台湾政治、统独蓝绿、中日历史恩怨等敏感的政治问题。

拜托!!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ysun  Identity Verified
Egyesült Államok
Local time: 22:42
angol - kínai
+ ...
电影《良心》 Mar 26, 2007

不久前,在这里的中国电影频道看了一部老电影《良心》。以下这篇文章描述了有关的真人真事:
http://archives.cnd.org/HXWK/column/China/cm9611e-1.gb.html

金穗——一个没讲完的故事

  一个动人的故事引出另一个动人的故事

  早在六年前的1990年12月23日晨,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农行西林储蓄所发生了一起抢劫案,三位朝鲜族姑娘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保住了国家财产。她们是白花子、黄英姬、崔福顺,其中白花子在与歹徒搏斗中不幸牺牲。一年后,白花子的丈夫及公婆也相继离开了人间,年仅4岁的小红莲成了孤儿。
  这时“英雄三姐妹”之一的崔福顺刚刚结婚,她不忍心看着孩子成为孤儿,便说服家人把小红莲接到了自己的家里。
  当记者走进小红莲的家时,面对这个清贫的家,面对小红莲那双忧郁的双眼,记者们含泪写了一篇《英烈身后的事》,刊登在1992年12月10日的《中国城乡金融报》上。
  文章发表后,在全国特别是金融系统引起了强烈反响。一时间,来自全国的捐款、慰问信纷至沓来。
  在众多的捐款者中,新疆塔城农行一位署名“金穗”的同志,每月3日准时给小红莲汇款,并表示一直抚养孩子长大成人。当“金穗”连续汇款达14次,坚持了一年多之后,崔福顺及和龙市农行的同志被其默默无闻献爱心的精神所感动,他们想知道这位好心人到底是谁。于是,小红莲全家分别向新疆自治区农行和塔城农行发了感谢信,并恳请塔城农行通过组织寻找“金穗”其人。然而数月之后,杳无音信。这期间署名“金穗”的汇款一直没有间断。
  崔福顺再次致信塔城农行及工会恳求帮助查找此人。遗憾的是,由于“金穗”本人在填写汇款单时经常改变笔迹,使塔城农行的同志一筹莫展。
  万般无奈,崔福顺再次致信塔城地区农行,请求无论如何也要帮助他们找到“金穗”。随信还寄去了小红莲的一个心愿:想要“金穗”的照片。一个月后,崔福顺收到了一封来自塔城农行的信,信是“金穗”写的,但没有照片。他在信中说:“崔福顺同志,帮助你抚养小红莲是我们农行人应尽的义务。你为此付出了那么多,我只不过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情,只愿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你把小红莲抚养成人,希望你们不要再查找了。我是谁倒无所谓,重要的是怎样把小红莲抚养好。按年龄,小红莲该叫我爷爷的,在这里我想对小红莲说,你有什么要求爷爷都会尽力帮助、你要爷爷的照片,我不能答应,只要你能好好学习,爷爷就会高兴的……”
  读着来信,崔福顺对丈夫说:“一日找不到恩人,我一日不得安宁。”丈夫说:“要不咱们再给新疆自治区农行和塔城地区支行写封信,如果他们再找不到,咱们亲自去新疆。”当崔福顺的来信送到新疆自治区农行色提尼亚孜行长的办公桌上时,他感动了,拨通了塔城农行钱鹤鸣行长家里的电话,希望他能把这件事当成大事来查。

  寻找“金穗”的故事

  钱鹤鸣决定派工会的同志去邮局查找。在邮局工作人员口中得知,确有一位高高的个子、胖胖的、戴着眼镜的同志经常来这里寄钱。时间长了,邮局里职工和他熟了起来,有时寄钱还搭上两句话。有一次,这位职工问叫金红莲的女孩儿是他什么人。他回答:我们都是一家人,她是我的孙女,在吉林跟着她姑姑。不过,从那一次,这个人再也没来这里汇过款。那以后的汇款是从哪儿寄的呢?钱鹤鸣找来了崔福顺提供的汇款复印件,从邮戳上发现这些汇款是从城内其他邮局和邮所寄出的。
  “高高的?胖胖的?戴眼镜?”这些特征使钱鹤鸣一下想到了自己的同事———塔城农行总稽核张培英。
  一天中午,钱鹤鸣找到张培英谈了很长时间,张培英终于承认是自己,但让老钱无论如何为他保密。他说:“我捐钱只是凭良心做事,咱们都是农行人,都是支边青年,这些事是我们应该做的。如果有一天,咱们和白花子一样为了保护国家财产牺牲了,咱们的孩子怎么办?将心比心,做点儿事为什么非要他人回报呢?”老钱感动地说:“我知道你是好心一片,可你也不富裕呀!只要尽到心就足矣!”
  “我怎么都行,可小红莲还是个孩子,仅靠崔福顺一人的工资是不够的,我帮她一把又有什么,说实在的,看到你们这般寻找我也有些沉不住气,就连回到家,饭桌上的话题也是‘金穗’找到了吗?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谁,没有必要,也从没想着要小红莲长大后回报什么。”张培英说。
  后来,钱鹤鸣“违心”地向小红莲的家属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写道:“几经查找,我们确实没有查出此人,我会尽力,慢慢帮助你们寻找‘金穗’其人。”1994年6月,张培英被调任克拉玛依农行任行长兼党组书记。这时,小红莲的亲属发现“金穗”已换了地址。于是,他们又致信克行领导请求查找。不过,崔福顺不知道这位行领导就是“金穗”。每每收到小红莲亲人的信,张培英总是悄悄收起,所以行里的人谁也不知此事。

  远方一封让人悲恸的书信

  几年过去了,查找“金穗”的事,已成了小红莲家人的一块心病。正当他们为此事绝望时,汇款突然中断,并且持续了三个月之久。1995年12月底,他们突然收到一封来自新疆乌鲁木齐的信:
  小红莲:
  关于你的身世我们全家早有所闻。据我所知,谁也不知“金穗”究竟是何人,包括我们全家。
  算来爸爸有近三个月没有给你寄钱了,你们大概很奇怪吧?现在让我告诉你一个悲痛的消息吧!就在今年9月27日,我的爸爸在去乌鲁木齐出差回来的路上,发生了车祸,不幸去世。行里的叔叔阿姨们不忍心看着爷爷穿着血渍斑斑的衣服离开我们,就让两位阿姨来我们家给爸爸找衣服。他们翻完了家里全部的衣柜,没有找到一件像样的衣服。却意外地发现了你的照片和几十份以“金穗”的名义寄给你的汇款存根,其中还有三张我爸亲笔填写还没来得及给你寄出的汇款单。这时,我和农行的叔叔阿姨们才知道你们寻找3年的“金穗”就是我爸爸。爸爸走时竟连一条完整的衬裤都没有,阿姨们只好把两条破衬裤拼成一条给爷爷穿上。面对突来的打击,妈妈也一病不起,一个月后妈妈也随爸爸而去。
  我是家里最小的一个,也是爸爸妈妈最疼爱的。以前,我曾学过电子琴。但当时家里挺困难,买不起琴,就中断了学习。为此我还和爸爸赌过气。小红莲,你别怪阿姨,因为我不知道爸爸在帮助你,真的!
  爷爷的情况就说这些吧!爷爷的照片你还要吗?只可惜爷爷再也看不到小红莲了,有机会阿姨会去看你的。一定要去的。只不过现在去不成,因为我还要读书,家中也没存款。经济上不允许。等我参加了工作,手中有了钱,肯定去吉林看你。到那时你一定会长成大姑娘的。好好学习,别让大家失望,好吗?张洪手捧张洪的来信,崔福顺“扑通”跪地痛哭失声。

  一个美好而又心酸的结局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张培英竟没有留给孩子一分钱的存款,就连他本人也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说心里话,我们有些不相信,他毕竟是个银行行长啊。短短十几天,我们走遍了克拉玛依、塔城和福海,发现张培英不仅没有存款,欠妹妹的600元钱也是在遇难前才还上。
  在“太抠”的张培英的遗物里,还发现了他资助两名“希望工程”孩子的捐助卡。家人也全不知晓。
  在乌鲁木齐,我们见到了张培英的小女儿张洪,小张洪对我们说:爸爸去了,妈妈也去了,我只是担心小红莲以后怎么样,尽管有崔大姐抚养,可毕竟只有她一个人。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利用休息时间去打工,替爸爸完成他的遗愿,把小红莲抚养成人。要不,爸爸在九泉之下也会放心不下的。此时吉林延边小红莲家仍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崔福顺握着张洪替他爸寄来的一张汇款单泣不成声:“张洪这孩子怎么办?我们能为她做点儿啥……”那张汇款单她至今没取,她说她不忍心。她们唯一的心愿就是去新疆一趟,去给张培英上上坟,去看看小张洪……

□ 摘自《乌鲁木齐晚报》星华 现富文


看完这篇文章之后,请您再看看这篇:
http://finance.sina.com.cn/nz/zhjrda/index.shtml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jvan
Local time: 11:42
angol - kínai
+ ...
恢復貴族專政 Mar 26, 2007

Tingting Huang wrote:

不说政治,看一下American Idol,就能看出来majority rule的力量。在美国偶像层层筛选的过程中,被淘汰的很多是非常有歌唱天分的人,可是投票的是观众,留下来的不见得是会唱歌的人。


Tocqueville 的說法經常被引述,所謂民主的隱憂,但我實在找不出另一個更合理的政治體制了。難道要讓貴族專政復辟嗎?

看一下我們能夠讀到的古今中外的典籍,都是每個時代最精華的言論思想嗎?不是的,我們讀到的都是經過篩選的,連我們自己的言論思想,如果自己不做紀錄,子孫不留紀錄,很容易就被「做」掉了。你在中國還讀得到高行健嗎?誰記得嚴家其是誰?

補充一下:袁世凱的支持者不就說中國不適合民主,所以應該恢復帝制的嗎?是的,只要你夠幸運,生長在「對」的家庭裡,帝制、不民主其實是最好不過的了。

這裡有些人的感慨讓我聽來就像是說:唉,不對的人在不對的位子上呀!

那麼,等著天降聖明好了。很有得等喔。因為那個天降的聖明通常偏偏不會是自己(人)!


[Edited at 2007-03-26 13:21]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stone118  Identity Verified
Tajvan
Local time: 11:42
angol - kínai
+ ...
嘿嘿 Mar 26, 2007

Xiaoping Fu wrote:

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不是“讲道理”能解决的。所以,我在此在此呼吁各位,不要在这里谈论台湾政治、统独蓝绿、中日历史恩怨等敏感的政治问题。

拜托!!


老傅,你怎麼專挑台灣政治、統獨藍綠呀?我們這裏常發言的兩個台灣人,都不談台灣政治和統獨藍綠呀!

你老是禁止特殊話題,小心哪天台灣籍的翻譯人也要向你們抗議:請勿談文革、大躍進、開放改革...等等歷史事實了。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ysun  Identity Verified
Egyesült Államok
Local time: 22:42
angol - kínai
+ ...
默默帮助烈士遗孤小红莲的另一位先生——“希望老人”石进才 Mar 26, 2007

http://www.gmw.cn/01gmrb/2007-01/10/content_533959.htm

那些富得流油、沽名钓誉的“红色资本家”能比得上这样的人吗?

  在浙江省乐清市乐成镇,有一位普通的退休老人,被当地群众尊称为“希望老人”。在长达11年的时间里,他化名“希望”汇出25万多元钱,默默资助了66名全国各地的困难学生上学。这位“希望老人”名叫石进才。

  1995年春节刚过,他捐出了第一笔善款。当时,他看到吉林一名储蓄员为保护国家财产英勇献身、烈士遗孤生活困难的报道,被深深打动了。第二天,他就给这名叫红莲的小女孩汇去150元。在填汇款人时,老人顺手写下“希望”两字,他希望小红莲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正常上学、健康成长。此后每学期开学,老人都会以“希望”之名给小红莲汇钱。如今女孩已顺利读到高中,而老人一共给她汇去了7000多元的救助款。

  喜欢读报的石进才从此更加注意贫困学生的报道,他把这些消息剪下来,小心地贴在笔记本上,然后根据上边的姓名、地址把钱汇去。这些学生遍及浙江、云南、陕西、四川、江苏等省。老人寄钱总是以“希望”为名,不仅旁人不知“希望”为何人,就连受助的学生也不知道。12年来,老人直接资助的学生达66人次,捐助的资金超过25万元。

  石进才一直默默做善事,直到8年后的一个小疏忽“泄露了秘密”。2003年9月初,老人正想给乐清师范学校受助的学生小王汇900元学费,但笔记本上的账号却一时找不着。老人担心小王开学等钱急用,便赶到学校找小王。而小王此前也一直在寻找“希望老人”。此次恩人意外出现,他赶紧将消息告诉了当地媒体,老人的“希望”之谜终于被解开。

  别看石进才资助困难学生毫不吝啬,其实他的家庭并不富裕。记者调查发现,他平时只穿5元钱一双的布鞋,代步工具还是一辆修了又修用了12年的“飞花”自行车。家里最值钱的就数一台25英寸的“海尔”电视机了。他退休后,每个月的退休金只有1200元,远远不够他资助贫困学生。于是,除了节衣缩食节省开支之外,老人还到一家单位打起了零工。为了省钱,石进才几乎没什么爱好。家里的房子实在太破旧了,老伴希望装修一下,也让老人给挡了回去。他说,什么样的房子不都是住吗?还不如把钱省出来,寄给那些有困难的孩子们。在老人的带动下,三个子女也加入了捐助的队伍,每人都结对资助了5个贫困学生;老人的妹妹也结对资助了1个贫困学生……

  石进才的心是快乐的。虽然年过七旬,但他身体健朗、精神矍铄。为了让助学梦一直延续下去,他已考虑好拿出一部分积蓄设立一项助学基金,“我这个想法已经写进了遗嘱,锁在保险箱里,以后孩子们会照办的。”


[Edited at 2007-03-26 03:49]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Xiaoping Fu  Identity Verified
Kanada
Local time: 20:42
kínai - angol
+ ...
拜托 Mar 26, 2007

stone118 wrote:
老傅,你怎麼專挑台灣政治、統獨藍綠呀?我們這裏常發言的兩個台灣人,都不談台灣政治和統獨藍綠呀!

你老是禁止特殊話題,小心哪天台灣籍的翻譯人也要向你們抗議:請勿談文革、大躍進、開放改革...等等歷史事實了。


石头兄:

我的呼吁绝无对台湾同胞的任何偏见。只是珍惜我们这里难得的友善而真诚的讨论空间。望诸位台湾同行体谅。:-)

统独蓝绿问题,根系两岸关系。每个人都有话说,每种立场都很强烈。我每天看台湾新闻,深知这些问题的巨大杀伤力。所以力劝各位朋友,不要在这里谈论。我没有什么权利禁止任何声音。我为这事说过一些重话,得罪了朋友,让人不断敲打。我一言不发,退避三月,只为一个“和”字。也希望人家自己有所反省。但问题再次出现时,我不能沉默。我呼吁避谈这些问题,是希望大家都尊重那些并不能靠“道理”说服的不同意见,从而保护我们这个论坛。

大陆的那些政治历史问题,最近的八九距今也十八年了,都渐渐远去。人们对这些问题有基本的共识,而且能比较冷静的观察,不再有强烈的情绪。而且大家在讨论社会文化问题时,涉及到这些可能有争议的问题也都谨守分寸,点到而止。不太会引起尖锐的对立。有些历史问题,例如国共之间的历史恩怨,两岸的人们可能会有不同的体认,但大家谨慎处之,至今也没有大的不愉快。当然,如果这些问题的涉及和讨论会使一部分朋友感到不舒服,那我们也应该尽量避免。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stone118  Identity Verified
Tajvan
Local time: 11:42
angol - kínai
+ ...
嘻嘻嘻 Mar 26, 2007

老傅,你保證沒對咱住在台灣的有什麼偏見,我這就放心啦。呵呵!

說得也是,你看我對中國近代史多粗心大意,連六四已經十八年了、我都沒在前頭記得要列舉進去(真是的)。你一說十八年,唉!還真是寒窯苦守將將好的年數啊!記得那年,因為太關心那事兒,台灣又還沒有媒體蓬勃成現在這種亂象,我還拒絕跟學校的製作大隊一起去參加台灣的巡迴演出,一直在我租住的公寓,一整天從早到晚開著電視,無非就是在等有沒有什麼新聞快遞插播,讓我可以更近一點地感受到、在隔海處、與我同樣年紀同樣滿腔熱血的那些年輕人的一舉一動、每個呼吸每個聲音啊。

唉。真是歲月如梭。真高興中國十八年來,終究是也慢慢走著開放的道路了。

說得是,台灣現在這些尖銳依舊的問題,都還是現在進行式,就連我出去買個菜都要小心別說錯話,觸痛我同胞的心事了,又怎好在這裏隨便提起。您的這份互相尊重的心意,在下體受到了!


PS. 你沒看我就算很有骨氣、很有個性、很豪爽,也還是在一次次衝突中學會了:先認自己錯,不要老指責別人--的這一大真理,乖乖認過錯嗎?還是真的呢,當我誠實承認我對某人的確曾經過度尖酸刻薄,並誠實願意改進我的行為後,真是馬上海闊天空起來,等於又得到一個還可以在網上一同探討問題的朋友了呢!這感覺真是不壞,老傅參考一下。 ^_^


Xiaoping Fu wrote:

石头兄:

我的呼吁绝无对台湾同胞的任何偏见。只是珍惜我们这里难得的友善而真诚的讨论空间。望诸位台湾同行体谅。:-)

统独蓝绿问题,根系两岸关系。每个人都有话说,每种立场都很强烈。我每天看台湾新闻,深知这些问题的巨大杀伤力。所以力劝各位朋友,不要在这里谈论。我没有什么权利禁止任何声音。我为这事说过一些重话,得罪了朋友,让人不断敲打。我一言不发,退避三月,只为一个“和”字。也希望人家自己有所反省。但问题再次出现时,我不能沉默。我呼吁避谈这些问题,是希望大家都尊重那些并不能靠“道理”说服的不同意见,从而保护我们这个论坛。

大陆的那些政治历史问题,最近的八九距今也十八年了,都渐渐远去。人们对这些问题有基本的共识,而且能比较冷静的观察,不再有强烈的情绪。而且大家在讨论社会文化问题时,涉及到这些可能有争议的问题也都谨守分寸,点到而止。不太会引起尖锐的对立。有些历史问题,例如国共之间的历史恩怨,两岸的人们可能会有不同的体认,但大家谨慎处之,至今也没有大的不愉快。当然,如果这些问题的涉及和讨论会使一部分朋友感到不舒服,那我们也应该尽量避免。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A témához tartozó oldalak: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To report site rules violations or get help, contact a site moderator:


You can also contact site staff by submitting a support request »

可爱宝宝

Advanced search






SDL Trados Studio 2017 Freelance
The leading translation software used by over 250,000 translators.

SDL Trados Studio 2017 helps translators increase translation productivity whilst ensuring quality. Combining translation memory, terminology management and machine translation in one simple and easy-to-use environment.

More info »
Across v6.3
Translation Toolkit and Sales Potential under One Roof

Apart from features that enable you to translate more efficiently, the new Across Translator Edition v6.3 comprises your crossMarket membership. The new online network for Across users assists you in exploring new sales potential and generating revenue.

More info »



Forums
  • All of ProZ.com
  • Terminológiai keresés
  • Munkák
  • Fórumok
  • Multiple search